山西煤检站年内或全部撤销 30年收费超2000亿

运煤的车辆

运煤的车辆

  本报记者 汪晓东

  11月27日,山西省政府明确,从2014年12月1日起,各级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取消对晋能集团及其市县分支机构、基层站点和省焦炭集团、各市县焦炭公司及其所属的各站点的行政授权或委托,上述企业、分支机构和各站点停止履行煤炭焦炭管理、查检票据及代征焦炭生产排污费等行政职能,预计年内全省煤检站撤销完毕。

  这意味着,山西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三十余年的垄断体制彻底终结。

  “政企不分、垄断经营、票据繁琐等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山西煤炭业内人士说,此举不仅会让煤炭企业的生产成本得到大幅降低,更体现了山西整治煤焦运输系统管理腐败的决心。

  “车托”、“刀手”

  形成黑金产业链

  山西一家煤矿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作为全国重要的煤炭能源重化工基地之一,山西各地煤炭产业份量重,占据当地经济总量的近半壁江山,占到财政收入的50%以上。即使大力发展其他产业,但煤炭生产企业仍是经济总量的主力军。虽说煤炭产业对各地GDP的贡献呈回落态势,但其生产始终保持高位运行的态势。

  基于上述原因,从煤炭出井直至外运,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印制专门的煤炭销售票(下称“煤票”)加以控制。煤票是地方政府控制煤炭资源、增加税费收入的重要环节,而煤检站则在其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30多年,全省通过这种渠道收取的各种费用总计2103亿元。

  30年前设立煤检站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没有煤票的黑煤流出本省,从而避免税费的流失,增加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

  彼时,各地煤矿没有整合,民间资本纷纷涌入,黑煤窑遍地都是,没有煤票的黑煤随之上路。于是一种为煤检站从中“揽活”的新型职业——“车托”便出现在公众视野。那个时候放黑车、收黑钱有恃无恐。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煤检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些年,收钱放车是公开的秘密,但现场收钱极易被发现。

  煤矿资源整合后,原煤开始有秩序出井,但放车也开始“规范”起来。“少数‘车托’控制数量众多没有煤票的运煤车,煤检站由‘刀手’(替站长行使权力的人)直接与‘车托’联系结账。”他说,这样做风险可以降到最低,也更为隐蔽,极难被外人发现。

  记者调查发现,持有煤票的运煤货车,本应在每一个煤检站都登记备案,核对信息后放行。然而,在众多媒体的报道中,这些必要的手续却成了虚设。

  怀仁县养车户凌宇告诉记者,他的煤从山西怀仁拉到河北宣化,走国道至少要经过4个煤检站,而大部分车煤检站象征性上磅后,根本不需验票便对车辆予以放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上述情况实际都是凭关系在私下交易,跟煤检站主要负责人谈妥价格就可以,一般为出省站每车1000元、营业站每车100元。

  他还称,如果车托与煤检是长期合作关系,车辆更可以不进入煤检引道,只需一个电话,或者一个暗号,就可直接不停车通过煤检站。

  涉煤费用滋生权力寻租

  山西各种涉煤费用多达数十项,每年收费达数百亿元, 极易造成权力寻租和滋生腐败土壤。 

  早在2007年山西省人民政府下发《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使用管理办法》,决定由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印制专门的煤炭销售票,山西煤销集团则是煤票发行的执行者。此举旨在控制整个汽运及销售环节。

  从煤运分公司使用煤票流程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

  每年,根据政府制定的生产计划和各煤矿企业的产能和销售情况,山西会下发煤票,由各煤运分公司与煤矿企业签订煤炭销售合同时,向客户提供合同数量相符的煤票。

  而公路运输的煤炭,由各条公路的煤检站负责查验和回收煤票。凡是发现无票或者票面数量与合同数量不符的,一律不得运输和销售,并处以罚款。

  早在2010年之前,经过整合,山西煤矿除去部分产能低下的被关停外,其余悉数归属国营煤矿。彼时,煤票“一统煤山”的地位已经确立,地方政府垄断煤销所有环节已远远超出未整合前。

  山西煤销集团也曾订立以“统一价格、统一销售,联合竞争、预防主体分散销售,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的正确使用煤票方式。但分析人士指出,彼时,此举实旨是加深煤炭在生产、加工、销售、运输所有环节的控制力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