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33万枚日军遗留化武开始试销毁(图)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遗留化武将启动销毁

play 遗留化武将启动销毁

十年过去,刘浩手指上伤疤仍清晰。左图为刘浩拿着2004年本报记者在医院为他拍摄的照片   本组图片 本报记者 张骁 摄

  十年过去,刘浩手指上伤疤仍清晰。左图为刘浩拿着2004年本报记者在医院为他拍摄的照片   本组图片 本报记者 张骁 摄

2004年7月27日本报相关报道

2004年7月27日本报相关报道

  新闻链接:2004年7月23日,敦化市莲花泡林场9岁的刘浩在玩耍中用木棍将捡到的炮弹捅开,结果有毒液体灼伤了刘浩的右手和腿部,当时13岁的小伙伴周桐腿部也被灼伤。经过一个半月的诊治,两名男孩出院。

  11月30日上午,在吉林省敦化市哈尔巴岭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以下称“日遗化武”)销毁设施所在地,中日两国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共同宣布哈尔巴岭日遗化武试销毁作业正式开始。

  该地埋藏多少日遗化武?

  约33万枚

  据中方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哈尔巴岭是中国境内迄今发现的最大日遗化武埋藏点,中日双方调查推算该地埋藏日遗化武约33万枚。为早日开始销毁该地日遗化武,中日双方就技术方案、风险评估、安全管理、环境监测、后勤保障、应急预案等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论证和磋商,并最终达成一致。

  何时正式开始试销毁实弹?

  12月1日

  同时,经多年建设,销毁设施厂房今年9月建成,销毁设备安装10月完成。经运转调试和模拟弹试销毁作业,已具备日遗化武实弹销毁作业条件。中日双方商定12月1日正式开始试销毁日遗化武实弹。

  资金、技术、专家等谁提供?

  日方

  该负责人表示,处理日遗化武既是解决中日间重大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履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一项重要工作。根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和中日两国政府有关备忘录规定,日方负责销毁日遗化武,并为此提供一切所需资金、技术、专家、设施及其他资源。中方提供协助。

  该负责人介绍说,为尽快销毁日遗化武,中方作出了巨大努力。中方迄今协助日方在中国各地进行了200余次确认调查和挖掘回收及鉴别包装作业,共安全回收保管日遗化武5万余枚(件)。同时,为尽早开始销毁日遗化武,2010年9月和2012年12月,中方协助日方分别在江苏省南京市和河北省石家庄市启动了日遗化武移动式销毁作业,迄今已安全销毁上述两地及其周边地区回收保管的零散日遗化武37000余枚(件)。此次哈尔巴岭日遗化武试销毁作业的开始标志着处理日遗化武工作进入全面销毁的新阶段,对加快销毁日遗化武整体工作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

  该负责人进一步表示,日遗化武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在侵华战争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之一。战争虽然已结束近70年,但日遗化武仍在严重威胁和危害着中国有关地区人民生命财产和生态环境的安全。中方将以此次哈尔巴岭日遗化武试销毁作业开始为契机,继续敦促日方加大投入,在确保人员和环境安全的前提下,加快销毁工作进度,早日全面彻底销毁日遗化武。 据新华社

  ■重访

  日遗化武所伤儿童:免疫力低 留下永久疤痕

  十年前,在河边玩耍时意外被毒气弹所伤,十年后,19岁的刘浩已经读高三,马上要参加高考,23岁的周桐在维修电脑。如今,他们被灼伤的疤痕仍清晰可见,还经常感冒发烧,免疫力比普通孩子低。

  十年前觉得好玩,用右手摸了一下

  11月29日,记者在敦化市政务大厅见到了刘浩的父亲刘国义。当天发生的一切,刘国义仍然记得很清晰。

  2004年7月23日,9岁的刘浩和小伙伴于志刚、刘炽、周桐到家附近的一条小河洗澡。“几个孩子去河里洗澡、玩,这也是常有的事。”当晚,刘浩手上忽然起了一些“水泡”,第二天,泡越来越大,一问才知道儿子和小伙伴洗澡时发现了一个炮弹。周桐用小木棍试图从炮弹上面捅开,结果木棍粘着许多液体,一下甩到了刘浩的腿上,刘浩觉得好玩,用右手摸了一下。周桐将炮弹抱了起来,液体流到了他腿上。

  刘浩印象里,那个液体黄不黄绿不绿,有一股大蒜味,很难闻,“当时手上粘上那个黏糊糊的东西,就在河里洗了洗。”

  治疗一个半月后出院

 

发表评论